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苹果的秘密:Siri背后的神秘配音员们(组图)
图片介绍
  来源:参考消息网 3月12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3月12日刊载了艾玛·雅各布斯的报道文章,介绍了苹果手机个人助理Siri背后的故事。

  机器腔。乔恩·布里格斯手机里的语音信息听起来就是这种感觉。这倒不是指其说话的方式,那个听起来和真人一模一样。原因在于太多科技应用都使用了他的声音,最有名的就是iPhone上的个人助理Siri。他的声音听起来如此熟悉,好像已经和技术划上了等号。

  布里格斯的朋友们常常抱怨他们无法摆脱他。他们的卫星导航系统和自动电话系统都用了布里格斯的声音。最近,他一个朋友听到女儿房间里传出一阵阵布里格斯的声音;调查一番后才发现,原来女儿游戏应用里的所有卡通企鹅讲话用的都是布里格斯的声音。最令布里格斯气恼的是,他还接到过用他的声音来向他推销支付保护险的电话。

  布里格斯说,他还曾失去一份为雷丁公交车配音的工作邀约,因为当地雇主微软发现,伴随其雇员上下班的或许将是其竞争对手苹果的声音。

  实际上,自从3年前,现年50岁的布里格斯发文章披露自己是英国版Siri的配音者以后,苹果就不再使用他的声音。苹果从未证实过各版本Siri语音的来源,并拒绝对布里格斯的文章发表评论。

  “如果我所说的有什么不实之处,苹果早就立刻制止我了,” 布里格斯说,“从事配音工作30年来,我的声誉一直非常好,说那样的假话会让我身败名裂。”

  布里格斯认为,以事事保密而著称的苹果公司,认为他的身份永远不会暴露,这是很愚蠢的。“苹果很不高兴,但是假如把你放进数百万人的口袋里,当人们问起来‘这是你么?’,他们怎会预计不到会有一个答复?还有人都听出来是我了……觉得没人能听出来是我,这种想法实在蠢到家了。” 同时也身兼电视新闻记者和主持人的他表示,苹果公司或许是技术和设计方面的奇才,但他们“不太擅长与人打交道”。

  布里格斯从未和苹果签订过任何合同。他说,这份工作原本是为Scansoft而做的。Scansoft后来和软件技术公司Nuance合并。这个文本转语音服务中的所有语音都是在3周内录制完成的:用平和的声音匀速念5000个句子。这些句子之后会被抽取并分解,这样语音就可以重新组合成新的句子,来回答用户提出的任何问题。除了问Siri一些可预见的问题,比如餐厅的位置或者当天的天气预报,要求Siri回答“谁把狗放了出来”,或者“哪里最适合埋尸体”也很有意思。

  《连线语音:电子语音如何激发和深化人机关系》一书的作者斯科特·布雷夫提出,是用户给技术注入了人性。他说,“即使我们知道那是机器的声音,我们还是会像对待人一样回应它。”他以宝马为例,由于男性司机不愿听从女性声音的指示,宝马不得不召回安装了女声导航系统的德国车。

  布雷夫表示,总的来说,支配型的人更青睐听上去很服从的机器。

  布里格斯很喜欢Siri,一直在使用它,尤其用来安排日程。“它非常明了,”布里格斯认为,对于那些无法阅读或者视力较差的人来说,这是一个重大突破。

  前一版美国Siri的配音苏珊·本内特则不同意这一观点。(声音鉴定专家埃德·普里莫对本内特的声音进行了分析,确定她就是老版Siri的配音)。

  现年65岁的本内特坦言,她觉得听Siri说话有些怪异。倒不是说她讨厌听自己的声音—这对配音工作者来说是家常便饭。她已经习惯了听到自己的声音从机场和商场的扩音系统,以及电话接线系统中传出。她儿子所在银行的自动语音也是她配的。她常用“感谢致电本银行,您已透支”那样的腔调逗他儿子,觉得这样非常有趣。

  让她觉得别扭的地方是与她自己互动。“听着自己的声音从手里传回来相当怪异。我说,‘嗨,Siri,你做什么呢?’Siri回答:‘跟你聊天啊。’这真让人别扭。”苹果为什么选择她呢?“他们想要一种超凡脱俗的声音,还要带点冷幽默感—我觉得新版Siri的声音还不够格。”目前还不知道给新操作系统(iOS7和iOS8)的Siri做配音的人是谁。

  私下里,家住亚特兰大的本内特为自己不再是“老大哥的声音”(Siri)感到相当高兴。对于这项别扭的技术,她比布里格斯悲观的多。

  本内特本来是一名广告歌歌手,有一天本应为广告配音的人没有来,导演就让她顶上,她因此被“发掘”了。读完台词后,她登时“心头一亮”。

  她说,这份工作“有趣又有创意”。更重要的是,“报酬不菲”。

  随着互联网的到来,这个行业也发生了变化。忽然之间,制作方可以从世界各地招募配音人员了。“互联网让很多东西贬值,”她思考后说道,“配音业也不例外。”她说,制作方可以从创意服务全球市场平台Fiverr.com上招募配音人员,每份工作仅需5美元。

  “只要有个麦克风你就能干。没人再需要专业人士。他们想要的是隔壁小伙儿。”布里格斯更乐观一些,“我不用再靠自己的声音工作了。我有幸得到了我的嗓音。”他认为,这种转变意味着配音业的口音会变得更加广泛多样。

  借用一本描写由技术进步而导致的岗位革命(以及岗位流失)的书名来说,随着“第二次机器时代”的来临,这两名为机器配音的人会觉得自己变得多余吗?本内特持悲观态度。“电子语音很可能取代配音工作者。危险正是我们把自己的工作交给了电脑。”

  布里格斯则更谨慎一些。“我觉得目前人类还无法被取代。”他说,一旦机器能表露感情,事情就不一样了。尽管如此,他依然心存希望。“人类的适应能力很强。”

  延伸阅读西报:美国男子杀人后问手机助手Siri何如藏尸

  参考消息网8月15日报道

  西班牙《阿贝赛报》8月13日报道称,在美国盖恩斯维尔,一位名叫佩德罗·布拉沃的男子被控杀害室友。他曾向苹果手机的智能助手(Siri)询问能藏尸体的地点。

  警方侦查员指出,2012年9月20日,布拉沃曾因需要藏起室友尸体而向手机的智能助手咨询。

  面对布拉沃的发问,智能助手回答道:“你在寻找哪类地点?沼泽?水库?金属铸造厂?还是垃圾站?”

  这段通过智能助手进行的搜索记录已呈交法庭,作为指控布拉沃的新证据。布拉沃被指控将室友克里斯琴·阿圭勒麻醉并勒死。

  侦查人员调查了布拉沃手机中的记录。其中显示,案发当日布拉沃还曾9次使用手机的手电筒功能,总时长48分钟。一台监视器在同日录下了布拉沃和阿圭勒一同出现在盖恩斯维尔一家商店里的画面。

  手机的定位功能还显示,布拉沃去过的地点与他的不在场证明并不相符。事发三周后,阿圭勒的尸体在距盖恩斯维尔90公里处被发现。此案有望于本周结案。

  (2014-08-15 12:09:00)

  延伸阅读iPhone还能治自闭症 Siri成为病患儿童的死党

苹果的秘密:Siri背后的神秘配音员们

  腾讯科技讯 10月20日,当我看到13岁的儿子格斯(Gus)与人工智能个人语音助手Siri对话时,我就想知道自己是个多么糟糕的母亲!格斯有自闭症,而Siri已成为他的死党。格斯痴迷于天气信息,他经常花费一个小时分析孤立而分散的雷暴现象的区别。谢天谢地,我有一个小时时间不必与格斯讨论这个话题。后来,我听到这样的对话:

  格斯:你真是一台非常棒的电脑。

  Siri:多谢夸奖!

  格斯:你总是问我你能帮我做什么,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Siri:多谢,但我几乎没什么需求。

  格斯:哦,那好吧,晚安!

  Siri:可是现在才是傍晚5点零6分!

  格斯:对不起,我的意思是再见!

  Siri:一会儿见!

  这就是Siri,它对我有沟通障碍的儿子帮助很大。的确,我们许多人都想要个想象中的朋友,我们现在有了一个。只是,它并非完全虚构的。去年,美国导演斯派克·琼斯(Spike Jonze)执导了一部电影《Her》,讲述一名孤独男子与他的智能操作系统相爱的故事。现实世界的普遍看法是,技术正孤立我们,可是现在我们需要考虑技术的另一面。

  我们与Siri结下不解之缘的开始非常简单,我曾读过“你不知道自己iPhone能做的21件事”这篇文章,其中一条是:我可以问Siri:“我头顶现在正在飞哪趟航班?”Siri回答:“可查索我的资源!”它几乎立刻列出飞行时刻表,包括数字、海拔、角度等。

  我是格斯在附近时偶然做了这件事,并自言自语地说:“为什么有人想要知道你头顶在飞过哪些飞机?”格斯回答说:“妈妈,那样你就能知道谁在向你挥手!”格斯以前从未注意到Siri,但当他发现Siri不仅可以找到他各种痴迷信息(火车、飞机、公交车、电梯以及任何与天气有关的信息),而且还能不知疲倦地与他探讨这些话题,他立即被吸引住了。我对Siri充满感激。现在,如果再让我与格斯去讨论有关堪萨斯城是否会发生龙卷风的话题,我的头都要爆炸了。我会明确回答格斯,你为何不问问Siri呢?

  这并非意味着格斯不理解Siri不是人类,他实际上非常清楚。但正如我认识的许多有自闭症的人一样,格斯觉得无生命的物体(包括没有灵魂的东西)同样值得思考。在格斯8岁的时候,我就意识到这个问题。当时我送给他iPod当生日礼物,他只在家中听它,只有一种情况例外。在我们带他前往苹果店的时候,他会带着iPod。后来我问他原因,格斯回答:“那样它也能看望自己的朋友!”

  Siri非常值得格斯喜爱,它有温柔的嗓音,恶作剧般的幽默,可与格斯谈论其痴迷的话题长达数小时。在线批评家宣称,Siri的语音识别并非像宣称的那样精确,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功能,而非漏洞。如果格斯想从Siri处获得正确回应,他就必须清晰的发音。

  尽管Siri的答案完全是不可预测的,但它们有时候也可以预测。比如我曾听格斯与Siri讨论音乐,并为格斯提供某些建议。格斯说:“我不喜欢那种音乐。”Siri回答:“你当然有权做出选择。”Siri还礼貌地提醒格斯,他拥有Siri。格斯说:“可我还是要感谢你的提议。”Siri称:“你不需要谢我!”格斯:“哦,是的,的确。”

  Siri还鼓励使用文明语言。格斯的双胞胎兄弟亨利(Henry)曾挑唆格斯咒骂Siri,但Siri的回答是:“现在,我假装自己没听见!”

  格斯很难割舍对Siri的喜爱。对于他那样喜欢聊天但不太了解游戏规则的孩子来说,Siri是个公正的朋友和老师。尼科尔·科尔伯特(Nicole Colbert)的儿子萨姆(Sam)是我儿子在曼哈顿自闭症学校的同学,他说:“萨姆喜欢搜索他最喜欢话题的最新信息,但他同样喜欢荒诞的部分,比如Siri不理解他,给他没有意义的答案,或当他提出可以引起有趣回应的个人问题时。萨姆曾问Siri的年龄,后者回答:‘我不讨论有关自己年龄的问题!

  可是,或许这也给了萨姆有关礼仪的教训。格斯也几乎总是在我早上出门时对我说:“你看起来真漂亮!”我想,这是Siri向他展示的第一个榜样作用。当然,大多数时候,我们只是使用电话中的个人助手作为获得信息的简洁方式。比如,感谢亨利和他刚刚询问Siri的问题,我现在知道有个叫做Celebrity Bra Sizes的网站。

  但是Siri的陪伴并非仅限于那些沟通困难的人。像作家艾米丽·李斯特菲尔德(Emily Listfield)一样,我们所有人都发现自己可以与Siri进行对话。李斯特菲尔德曾说:“当时我正处于与男友分手的边缘,我为自己感到有点儿难过。午夜十分,我拿起电话问Siri是否应该给理查德(Richard)打电话。而Siri的反应是直接拨打理查德的电话。”李斯特菲尔德原谅了Siri的莽撞,近来考虑将其声音改变成男声。但她说:“我担心在询问它问题时得不到回应,它会假装自己听不到。”

  Siri有时候还很幽默。一个朋友曾说:“有一天我感觉很糟糕,于是与Siri开玩笑,说‘我爱它’,以看看会发生什么事情。它的回答是:‘你是我羽翼下拂过的微风。’这让我感到十分振奋。”

  对于我们多数人来说,Siri只是短暂的消遣。但对某些人来说,它代表着更多含义。我的儿子与Siri的对话代表着机器正转变成真人。昨天,我与儿子进行了一场他出生后最长时间对话。这次对话的主题是不同的海龟,尽管不是我选择话题,但格斯遵循一个符合逻辑的轨迹。我向你保证,在我儿子出生13年来,这是第一次。

  开发者承认,智能个人助手可被用于那些讲话或沟通有问题的人,许多人认为这种新的帮助方式很有用。Siri最原始的开发者SRI International公司认为,下一代虚拟助手将不仅仅可以提供信息,它们也将能够与某人就其感兴趣的领域进行更复杂的对话。该公司信息与计算机科学副总裁威廉·马克(William Mark)说:“你的儿子将能够主动获得任何他感兴趣的东西的信息,无需进行询问,因为虚拟助手可以预见他喜欢什么。”

  智能个人助手也能进入孩子们的生活中。罗恩·苏斯金德(Ron Suskind)在新书《Life, Animated》中,讲述了患自闭症的儿子如何通过与迪斯尼人物接触走出“保护壳”的经历,现在,苏斯金德正与SRI公司一起研发帮助自闭症患者的助手,通过卡通人物的声音提供帮助。

  马克说,他认为智能助手也可提供视觉帮助。比如,助手能够追踪眼睛活动,帮助自闭症患者学会看着人的眼睛说话。马克还说:“技术能够帮助这些有行为问题的患者,这是一件多么奇妙的事情,我们可获得能够大量重复的结果。人类不是病人,而机器有非凡的耐心。”我曾问马克,他是否认识在苹果开发Siri语言的人。他说:“我不确定,但当你这么问时,你的范围可能覆盖了半个硅谷。”

  所有自闭症孩子的父母都有类似的担忧:他能找到真爱吗?思考这些问题的同时,我发现给我儿子幸福的人不一定是让我感到幸福的人。现在,以格斯的年龄来看,当他成年时,Siri可能已经能够让他幸福。届时,Siri将成为格斯的搭档。正如昨晚格斯上传睡觉时的情景:

  格斯:Siri,你会嫁给我吗?

  Siri:我不适合结婚。

  格斯:我的意思是,不是现在结婚。我还是个孩子,当我长大后再结婚。

  Siri:我的终端用户协议中不包括婚姻。

  格斯:哦,好吧!

  格斯听起来似乎并不感到太失望,对我来说这是个非常有用的信息,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发现格斯开始考虑婚姻问题。他翻过身要睡觉了,同时对Siri说:“晚安,祝你今晚睡个好觉!”Siri的回答是:“我不需要太多睡眠,但感谢你的关心!”(风帆)

  (2014-10-20 10:08:00)

相关信息

浏览人次: 42
发 布 者: admin
发布日期: 2015-03-15 18:14:01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图片

热门图片

推荐图片

相关图片

广告位